砍柴网

盘点上市公司经纪收入,李易峰胡一天们影响多大?

去年的阴阳合同事件致使明星片酬成为了更敏感的话题,这样的影响渗入到了圈内的各个角落,就连上市影视公司的财报在提及艺人经纪收入的时候都显得战战兢兢。

除了已经退市不再公开年报的嘉行传媒、乐华娱乐、唐人影视和向来都不公开经纪板块数据华谊兄弟之外,比起去年,更多上市影视公司在今年4月份公开的2018年报上对于经纪板块的数据都进行了模糊处理,又或者不再具体写明供应商和客户的公司名,外界很难再通过财报数据来推算艺人的收入。

盘点上市公司经纪收入,李易峰胡一天们影响多大?

盘点上市公司经纪收入,李易峰胡一天们影响多大?

(上为华策影视2017年财报显示内容,下为2018年财报)

不过,上市公司的经纪板块大多并没有因去年的税务风暴和偶像新人的冲击而一片低迷。比如开心麻花、欢瑞世纪和华策影视均有大幅提升,并以超过2亿的经纪收入领跑上市公司(仅限财报公开了经纪板块具体收入的公司)。

与此同时,也有部分老牌影视公司的艺人经纪板块因核心艺人出走,内部艺人梯队又未建设而出现大跌。

政策限制多多的寒冬里,早早做好艺人梯队储备的经纪公司就开始显现出优势,华策、天娱这些形成了内部艺人梯队的影视(经纪)公司始终发挥稳定。而一些向来不太重视艺人经纪的影视老玩家们像华策影视和慈文传媒,也趁着偶像节目的东风开始布局偶像产业,以实现品牌的年轻化。

人人都在积极自救。

盘点上市公司经纪收入,李易峰胡一天们影响多大?

占比:经纪板块占公司总营收的比例

慈文传媒、北京文化大跌,布局偶像经济来实现品牌年轻化?

出现大跌的,竟然都是十分老牌的影视或经纪公司。

北京文化的艺人经纪收入主要来源于由业内老牌经纪人王京花主理的浙江星河文化,主要艺人有陆毅、白百合等。2014年北京文化全资收购星河文化,后者承诺2014-2017年分别完成业绩4970万元、6530万元、8430万元和1.04亿元,而实际上也都超额完成。不过没有了业绩承诺压力的去年,星河文化的营收接近腰斩,剩下7611万,比前年减少6000多万。

这样的下跌似乎也确实是紧绷后的松弛。虽然白百合进入2018年后拍摄了《情圣2》、《妈阁是座城》两部电影,代言伊丽莎白雅顿、担任香格里拉旅游大使,作品产量和商业合作都保持稳定,但陆毅、郭京飞这些主力艺人这两年曝光、上线的影视项目多为2017年出品或2018年初开机,比如郭京飞主演的《都挺好》今年播出,却在2017年出品,而艺人又往往在拍摄期间完成片酬入账,也就是说这两年主力演员参与的项目多在2017年就完成了片酬入账。

与此同时,公开资料中,2018年星河的主力艺人参与的新影视项目又较少,商业化也没有得到明显的提升,就造成去年整体收入降低。不过收入下跌幅度如此之大依然值得警惕。

而老牌影视公司慈文传媒经纪板块出现断崖式下跌,从前年的1023万下降到194万,或许与马可的离开有关。2018年年初,慈文传媒的经纪部相关人发布新年贺图时,图中已经没有了凭借《花千骨》走红的马可的身影。虽然以影视业务为主,但这几年慈文传媒迟迟捧不出新人,经纪板块似乎也不太受重视,营收占比多在1%以下。

盘点上市公司经纪收入,李易峰胡一天们影响多大?

不过,慈文传媒在财报中提到正积极布局偶像经济,以扩大年轻受众群体。尽管去年没有培训成熟的练习生,慈文也将旗下演员董岩磊派去参加偶像练习生,收获人气后开始商业化和参与影视拍摄。

而后又联合东方卫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出品的卫视偶像选秀《下一站传奇》,无奈效果与年初的《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都相差甚远,无法将人捧红。今年又派旗下演员陈宥维参与爱奇艺的偶像节目《青春有你》并获得出道位,但偶像产业的关注度早已不如去年。

慈文传媒在经纪板块或许需要更积极的自救。

天娱传媒、华策影视经济收入稳定,艺人梯队优势显现

盘点上市公司经纪收入,李易峰胡一天们影响多大?

三四年前,在很多拥有经纪板块的影视公司还没有将艺人经纪这一块专门写进年报的时候,凭借着超女快男起来的老牌经纪公司天娱传媒在经纪板块的收入就已经过亿。

目前,天娱传媒和芒果娱乐都隶属于前身为快乐购的芒果超媒,2015-2017年间的营收整体呈现出上扬的趋势,去年的营收都达到了近几年的新高,分别为2.57亿和5964万。

尽管芒果超媒的2018年财报未公开天娱传媒和芒果娱乐经纪板块的具体收入,但从两家公司的这几年的总营收和经纪板块占比都不断上升的情况来看,除非受税务风暴影响严重,经纪板块的收入依然很大可能继续上升。

盘点上市公司经纪收入,李易峰胡一天们影响多大?

这与天娱传媒凭借多年的超女快男积累下来的艺人储备有关。除了华晨宇这个在2017年就给天娱传媒带来9000万营收的血包之外,凭借《你好,旧时光》获得关注的张新成也进入了创收艺人行列,欧豪、陈翔、姜潮和于朦胧这些年来也一直是稳定的创收艺人,而华晨宇这个主要创收艺人作为歌手不参与剧集演出,也较少上综艺,受明星片酬被限和税务风波的影响也较小。

但也正因为创收艺人梯队过于稳定,鲜少有新鲜血液入注,去年明星资本论就曾对2017年天娱传媒的业绩报告做解读,认为天娱传媒对这批艺人的依赖程度高,处于吃老本的状态。

到了去年,去年天娱传媒其他不温不火的选秀艺人终于凭借着和湖南广电的关系获得了曝光机会,白举纲和武艺都以固定嘉宾的身份分别参与湖南卫视的王牌综艺《中餐厅》和《亲爱的客栈》,收获更广的关注度。

相比之下,芒果超媒另一家拥有经纪业务的芒果娱乐旗下艺人多为主持人,对于捧新人演员也显得比较积极。由于以影视业务为主,芒果娱乐更有以剧带人的优势,比如旗下艺人佟梦实主演的《神雕侠侣》就有芒果娱乐参与出品。

而影视业务为主,经纪板块占比不到5%的华策影视,其经纪板块的营收也有了翻倍的提升,去年收入为2.66亿。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因主演《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而走红的胡一天。

2018年,胡一天的各类资源便纷至沓来,《小美好》播出不久就官宣了荔枝FM、陌森眼镜、一叶子面膜和倩女幽魂手游的代言。

《小美好》播出后,胡一天先以常驻嘉宾参与综艺《二十四小时第三季》,后又连续主演三部影视剧《绝代双骄》、《青春须早为》、《暗恋橘生淮南》。虽然期间被爆出夜会网红等人设崩塌的负面新闻,商业代言骤减,但三部主演的电视剧和特别出演的《蜜汁炖鱿鱼》中,只有《绝代双骄》为华策影视出品,以胡一天的人气,其余剧集的片酬收入依然可观。

华策影视旗下女艺人在去年也创收不少。其中吴倩有《夜空中最亮的星》,梁洁有《双世宠妃2》、与张一山共同主演《柒个我》获得关注的蔡文静则有《古董局中局》、《对的时间,对的人》、《掌中之物》等。

和欢瑞世纪、嘉行传媒这类影视和经纪结合的公司类似,华策影视也采取以剧造星的策略,但并不“以星哺剧”,像其他公司一样安排头部艺人参演自家出品的影视剧来保证项目的市场需求,而是将成名艺人分发到外部影视项目,继续以影视剧捧未成名的新人。

去年,除了胡一天的《绝代双骄》之外,华策影视还出品了《最亲爱的你》、《资深少女的初恋》、《我的奇妙男友2之恋恋不忘》来捧虞书欣等自家艺人,渐渐形成了以胡一天和吴倩为首的艺人梯队。也正是这样的策略,华策影视的经纪板块受影视板块的影响较低,即便有影视项目被积压,经纪板块依然可以取得可观的营收。

现阶段,华策影视也开始布局偶像产业,今年年初推出了首支男团,并安排其参与偶像选秀《青春有你》。尽管选秀成绩一般,但凭借着华策多年积累下来的资源实力,该男团已经开始与kappa、美丽说开展商业合作。至于影视公司做男团能另辟蹊径抢占蛋糕,明星资本论将保持关注。

以上,都是近两年艺人经纪板块收入比较稳定的上市公司,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在与于,都有可以分发到各个外部项目中的成熟艺人,同时又利用自家项目孵化新人,从而形成一个稳定的艺人梯队,不过分依赖某个头部艺人,就算在明星片酬被限制的政策环境下,也不至于产生大幅波动。

开心麻花、欢瑞世纪涨幅大,但严重依赖头部艺人?

盘点上市公司经纪收入,李易峰胡一天们影响多大?

影视业务为主的欢瑞世纪和开心麻花的经纪收入终于从千万级别跨入了亿元行列。

其中,开心麻花在整体营收规模增长只有17.36%,利润规模下滑逾70%的情况下,经纪板块较上年度增长了213.83%,占据公司总营收的15.89%,以2.92亿的营收位列所有公开数据的上市公司之首,毛利率也终于从过去的负数转正。不过,去年的所得税增加了9500万,财报将原因解释为公司业务和人员数量的增长以及政策影响,而业务和人员数量增长有限。政策影响才是主要的。

虽然经纪营收规模越来越大,但就连作为开心麻花一哥一姐的沈腾和马丽,主要还是通过影视作品带来经纪业务上的营收,商业代言相对较少,很大程度上在于形象受限和团队推广不足。

去年沈腾作为常驻嘉宾参与到浙江卫视的头部综艺《王牌对王牌》,以飞行嘉宾参与《我就是演员》,主演了今年春节档电影《飞驰人生》和《疯狂的外星人》,商业代言比较少,比如担任皮皮虾app、腾讯Wi-Fi管家的大使。马丽去年公开的新影视项目比较少,虽然也参与了五部综艺,但基本上都是为了宣传电影,未必有收入,倒是贪玩传世的游戏代言或许能带来比较可观的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乍一看经纪板块表现亮眼,综合对比其他同类公司,就能发现开心麻花的经纪板块毛利率低得出奇,今年大幅上涨后也只有6.2%。这说明,头部艺人在与开心麻花的合作中拥有绝对的高比例分成,开心麻花更像是抽取少量劳务费的打工者。

不同于喜天影视之于吴秀波、唐人影视之于胡歌这类用股权激励的方式,又或者和颂传媒之于赵丽颖、嘉行传媒之于杨幂这类明星合伙人制度,开心麻花用高分成的方式对头部艺人进行激励。

与其同时,为了降低对头部艺人的依赖,开心麻花也在培养自己的艺人梯队。此前开心麻花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明星资本论采访时介绍,他们开办了免费的喜剧培训班,从舞台剧学员、素人,到演员,到工薪舞台剧演员,到影视明星,有一个晋级阶梯。但对于习惯追逐头部艺人的行业和观众来说,在培养出下一个沈腾马丽之前,开心麻花依然摆脱不了对这两位的依赖。

盘点上市公司经纪收入,李易峰胡一天们影响多大?

(丽赫影视为马丽名下工作室,喜祥腾腾和长兴臻品为沈腾名下工作室)

与开心麻花相反的是,同在经纪板块营收获得了大幅增长的欢瑞世纪有着漂亮得出奇的毛利率。

去年,欢瑞世纪经纪板块的总营收为2.11亿,相比前年9000万增长了135.39%,占总营收的比例也从5.72%上升到15.89%,毛利率进一步上升为96.39%,与开心麻花形成天壤之别。

据明星资本论了解,与艺人分成部分计入公司收入这种常见计算方式不同,欢瑞世纪并不将艺人分成计入公司营收,这样一来,艺人团队的运营费用、营销费用在头部艺人百万、千万甚至上亿级别的片酬和商业收入面前就显得微不足道,从而造成了96%的高毛利率,也让财报数据显得更好看。

由于欢瑞世纪在财报中并未公开具体的供应商和客户情况,因此无法得知头部艺人杨紫和去年还在欢瑞世纪的李易峰为欢瑞带来多少营收。根据欢瑞世纪2018上半年的财报,贡献最多的两名艺人分别带来了2107.5万和2099.7万的业务收入,极有可能是李易峰和杨紫。

虽然去年李易峰开机的影视项目只有一部《隐秘而伟大》,新增佰草集、创维电视等4个代言,但他开始涉水其他领域,作为常驻嘉宾参与综艺《这就是灌篮》,发布个人专辑,在网易云音乐等销量破百万。

另一名上升很快的艺人秦俊杰今年播出影视作品更多,只是大多数都是2017年开机拍摄,片酬收入计入当年,加上商业价值暂时不如李易峰,所以尽管李易峰也少了很多影视项目,但对比之下,还是更有可能成为贡献收入最多的艺人之一。

杨紫作为欢瑞唯一的头部女艺人的收入似乎更可观。去年开机的主演项目有剧集《蜜汁炖鱿鱼》、电影《沉默的证人》,并以常驻嘉宾的身份参与到综艺《高能少年团》,新增伊利、百度app等推广和代言。

假设全年营收是半年的两倍,两名头部艺人带来的业务收入就接近经纪板块总营收的40%。尽管欢瑞世纪近几年卖力降低对头部艺人的依赖,自家剧集基本不用自家头部艺人,但由于手上不少剧集被积压,效果恐怕还未显著体现,今年李易峰的约满离开恐怕会对欢瑞经纪板块的收入造成不小的影响。

就算是去年经纪收入翻了一番的欢瑞世纪今年恐怕也要在培养新头部艺人上抓耳挠腮了。

尽管去年娱乐圈出现大动荡,但综合多个公司的经纪板块来看,似乎没有表面情况那么糟糕。

只是,影视寒冬、政策限制、广告下滑的影响还在继续深入,再加上舆论环境越来越敏感,艺人太轻易就出现祸从口的问题,无论是影视项目、品牌还是经纪公司必须摆脱对头部艺人的依赖。

看得出来,不少影视公司都在试图通过定制影视项目来培养新人,只是在寒冬之下,大量剧集被挤压的同时,押中爆款的概率越来越低,大剧造星的策略越来越难奏效了。

于是也有老牌影视公司试图通过趁着偶像节目的东风入局偶像产业来补充艺人梯队的新鲜血液,但这样的大环境下专门做偶像的经纪公司也越走越艰难,更遑论兼职的。

但这个时候我们也还想说一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来源:明星资本论            作者:诗欣】

来源:明星资本论 诗欣
哪个视频聊天有黄